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蓝花楹

[复制链接]
责任编辑 发表于 2021-9-29 09:20:08 [显示全部楼层]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0 90
我在黄昏路过城郊,城市敛起热烈,落日沉在它的心脏,随着地平线升起微弱的跳动。
车窗外的蓝花楹开得热烈而深沉,余晖映照下淡紫色的花朵闪闪发亮,远处的发电厂浓烟滚滚,荒野的边缘被熏成夜晚。过去十多年成长的痛苦,随着千里奔波席卷而来。
小学六年,我一直努力按照母亲的期待,争名次,拿奖励,成绩单上写着前途有望。母亲为了给我更好的学习条件,三年级起就把我送到舅舅家借读。舅舅家住在城里,有街道,有公园,还有一年一季盛大开放的蓝花楹,灿烂如忧郁的海。我常常在海里思念乡下昏暗的家,直到花叶都枯萎在深秋。


我知道母亲隐忍辛苦,不想我像她一样终日劳作,受到教育的限制,她为我营造出更肥沃的生长地,希望我不要埋没人海。我也在尽力承受打扰别人生活带来的压力,一个木讷寡言的儿童,愚钝的应付着人情世故。
我负责照顾表妹,教她写作业。一次我让她改了好几遍作文以后,她失去耐心崩溃的大叫。我错愕在原地,想上去安抚她。她边哭边喊:“我妈妈说,你也做不好任何事,放学总是到处鬼混,你又呆又笨,你凭什么说我写得不好……”
我给她擦干眼泪,让她先写别的作业。我坐在凳子上想起爷爷,爷爷会用狗尾草扎小狗,会用棕榈叶编长龙,如今草木犹在,却不是那样活泼有趣。他曾经一边遍教我念父母在,不远游,一边给院门口的小树施肥。眼泪突然间汹涌而来,我转身拿了零钱出门,报亭的电话有通向全世界的信号。
母亲接通了电话,“我好想回家,妈妈”,我说。
十字路口车来人往,我不知道母亲有没有听到我的声音。
晚上母亲找到我的时候,我正靠着石头用手描绘月亮的形状,山风寂静,河岸上仿佛落下星光。母亲拉起我数落我不懂事,我松开她的手说我不想回去。她一字一句的问我怎么回事。我把头埋进膝盖间,她慢慢失去耐心,最后变成嘶吼,严厉的命令我立马起来。我泣不成声,告诉她我很难过,也很想她,想她和父亲围在火炉边说话的样子。水蒸气从水壶里氤氲着爬上房梁,母亲的声音越来越远,父亲的脸模糊和蔼。外面更深露重,夜晚又沉又甜。
往后的生活一如既往,我回到了镇上的中学,放学回家的路怎么走也走不完。爷爷种的树开花了,像蓝紫色的云朵藏进了绿叶里,是蓝花楹。
我仍然炽热的眷恋我的家,每个人都做过看似错误的选择。当家人在身边时,爱和守护就像眼前这株可爱的蓝花楹,温暖祥和;我们远走千万里,牵挂就会有千万里长,我终于明白当初那片花海宏大的盛开,是多么沉稳而坚固的力量。而我们也不应该,因为爱去疯狂催促一个人的成长。
母亲说带我去看看世界,路途太远,今夜从北纬39.9度出发,距离明天还要向北行1.9度。
山一程,水一程,我心怀期待,来日方长。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官方微信
官方微信
官方微信
写手接单
意见
反馈